FSX仪表等级到手

2020-05-07 作者:

废话后叙,先亮证书。

话说拿了simulator私照(PPL)之后,一直想把仪表等级考出来。从屡战屡败,到屡败屡战,扛不住去查攻略才知道,这个Instrument Rating Checkride不是一般人玩的。这个考法从FS2004至今,所谓成名已久。

首先,考试项众多,无论考了多久,考多少遍,一个不小心前边全废(这也就算了,毕竟前边PPL也是这么考);其次,过程检查参数多样化,光结果没问题不行,过程失误自然也是要挂的;再次,VOR进近、复飞、NDB导航这几个关键course没一个航向数值是对的;也就是说,如果完全按chart做,可以说每个点都会挂到怀疑人生,且颇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后,呃,算了不吐槽了,总之哥们过了。跟PPL不同,也让我略有缺憾的是,仪表这场是用AP过的,认真的话也算作弊;如果叫我纯手飞再过一次,也没问题,要有那么一天真飞,考仪表加注,咱绝不含糊,这辈子就没怕过考试 😛

总之,把美国小哥的同样用AP飞过的视频反复看了三遍,评论有说别指望手飞,AP能过都烧高香(检查点多,bug更多),还有说FSX仪表考试难过后边的商照和航线照……总之无论如何,等待航线(holding pattern)的部分练到可以说必过了。接下来KBFI的ILS进近中,又一个深坑,老说我程序转向(procedure turn)是错的,天可怜见让我找到另一个哥们叫Gordon Wood在2004年写的一份文档,从类似代码的角度厘清了每个检查点和阈值,又重考了2次算是彻底终结了这个无限循环。

最后贴两张进场charts,以及我做的笔记,结合前人经验,记下了多数的检查点和坑。

有兴趣可以参考下,看准备到什么程度才可以通过如此历史悠久(近二十年)的大妈坑爹考试。

完整阅读本篇»

无CG如何拍摄零重力效果

2020-05-04 作者:

前阵子看到一则视频,说去年的奥斯卡赢家《寄生虫》的大部分场景都是绿幕拍摄,包括整栋别墅,以及贫民窟里的大部分物件;叫人不得不感慨技术成熟的标志就是流水线一样的来料加工,昔日高高在上的CG产业,如今大量外包亚洲,成本低廉且效果可期,也不知靠《指环王》三部曲成名的维塔工作室,是否依然辉煌如昨。

近几天读到一篇公号文,讲的是F1红牛车队拍摄零重力进站宣传片的事,用的俄毛的零重力航空服务,机型是IL-76。让我略感意外但又觉情理之中的是,作为高(you)尚(qian)的F1赛车运动,确实不会为了成本选择绿幕拍摄,毕竟花钱事小,被人竖中指喊sissy就太不够爷们了。文章不长,航空知识却讲的深入人心,整个利用抛物线实现零重力的方式阐述的很清楚,主流客户群体介绍的有图有真相;至于90分钟4万元还要提前预约的价格,则让名为“呕吐彗星”的商业服务稍显高端。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十年经典FSX(微软模拟飞行)里的任务Vomit Comet —— 玩家化身NASA 37 “呕吐彗星”航班飞行员,驾驶Boeing 737带整仓学员参加零重力培训。借这个任务,我尝试复刻了一遍红牛宣传片的拍摄过程,让这个五一假期平添productive之感。

完整阅读本篇»

教科书式危机处置 TACA 110神机组

2020-03-03 作者:

TACA是1931年在萨尔瓦多共和国成立的一家小航司,曾为拥有一台锃光瓦亮的Boeing 737-300而无比骄傲。以至于在1988年5月24日,TACA 110航班遭遇严重冰雹时,飞行员首先考虑的是漆面损伤。

载有38名乘客和7名机组成员的飞机从伯利兹城起飞时,天气一片晴好。而飞临墨西哥湾上空时,当地多变的气候开始酝酿危险,机载气象雷达显示前方风暴肆虐,需要老司机展身手的时候到了。

介绍驾驶舱成员:

  • 机长,Carlos Dardano,家族第三代飞行员,13000+飞行时长,其中11000+作为机长。萨尔瓦多内战时,流弹让他失去一只眼睛,即使如此,哥们还是咬牙驾驶小飞机把乘客送到了20分钟航程外的大机场。
  • 大副,Dionisio Lopez,12000+飞行时长,与机长合作已久。
  • 折叠座,Arturo Soley,飞行教练,任务是抚摸本司刚到手的锃光瓦亮Boeing 737。
完整阅读本篇»

FSX私照到手

2019-10-23 作者:

I think I gonna have some rest after the PPL (private pilot licence) of MS Flight Simulator acquired, since I tried almost 20 times to meet the super narrow criteria and finally get a PASS. Well, after reading about that some guys has taken more than 2 months and hundreds of self exercising and still stuck here, it seems that I’m a lucky one.

可能是由于今天傍晚要登机南航航班的庇佑,在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下,终于成功拿到了FSX的私照。前后考了大概20次左右,作为Rod教练的关系户,考官大姐估计被我练吐了,总算给过了 🙂

前两次在90°左转被fail还是懵的,心说无非超了个位数高度或者空速,至于这么严重?然后就想通了,大姐是个code,油盐不进的主儿,说好话是肯定没戏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参考前人经验,练个照猫画虎出来。

后来真找到一个两年前视频,英文略带一点西语味,评论区人称“铁手”,任考官咋让steep turn,这高度和空速就是稳稳的2000和100;不仅如此,考试过程还左顾右盼评论一下风景…多翻几条评论,果然哥们在现实中也快拿PPL了,难怪咯。

完整阅读本篇»

记FSX第一次放单飞

2019-10-20 作者:

Since MS has announced its Flight Simulator 2020, I finally start my self learning on FS-X. With a newly purchased Thrustmaster T16000M FCS + TWCS throttle joystick set, the experience of flight simulation (on Cessna 172) turns to be complete fun, with some challenge, still. After all the torture by “mouse yoke” will never be a nightmare then.

And the famous flight instructor, Rod Machado, really helps me quite a lot with his professional and full-of-humor instructions in the Learning Center of FSX. I wrote down pretty much notes and charts on my evernote, which was exciting, pretty much.

经过大概一周“地面学校”自学,和不超过8个小时的空中单项训练,哥们算是把模拟器“首次单飞”(First Solo)给过了,还领了签了名的T恤残片,不得不说,仪式感满满(哪怕是在模拟器中)。

单飞的过程,简单来说,就是做完整一个本场五边。

  • 华盛顿州,布雷默顿机场,跑道编号19,指向190°(南偏西)。
  • 离场边。全油门起飞,爬升速度稳定在80 knots,对塞斯纳172而言,pitch角度控制在10~15度之间基本就可以。
  • 到1500英尺后,收油到2200 rpm(转/分),调整trim平飞。
  • 即刻收到教练指令,左转90°,完成后航向100°,高度保持。进入侧风边。
  • 平飞后,迅速再左转90°,完成后航向10°,高度保持;下风边,与起飞反方向,左侧舷窗可以逐渐看到跑道。
  • 位置大致平行于跑道始端时,受命展开襟翼至10°,下压姿态并适当trim,让飞机降到1300英尺。
  • 立即左转90°,完成后航向280°,继续以1300英尺高度平飞(此时奔着一座小山飞去,还不让拉高…),这是基线边。
  • 迟疑片刻,受命做最后一个90°左转,完成后航向回归到190°,这就是最终进近边,或者叫进场边。
  • 减速,对正起飞时的19号跑道。此时教练提示,利用第六课学习的PAPI(精密进近航道指示器)调整自己的glide path,接地前做好flare(改平),接地,刹车停稳。
  • 剪T恤签名发证收工,一气呵成!

 

第一件,先把student pilot的单飞证给亮出来。

再来个现实中机场的环境,GMAPS上显示跑道号是20,模拟器中是19。

话说模拟器中居然连现实环境中的旁边的赛车道都给做进去了,真的是很用心,别忘记模拟器发布是在10年前……

接下来是考试内容,注意底下的FLIGHT CRITERIA;只要有一项不符,且教练提示后没在规定时间内纠正的,直接判考试失败:

  • 高度在要求的100英尺内。
  • 动力系统在要求转速的上下100转内。
  • 飞行期间空速在要求范围的上下10 knots内,起飞期间按55 knots上10下5来界定。
  • 航向偏差在10°以内。
  • 俯仰偏差在3°以内。
  • 滚转时按10°进行(此处怀疑有typo,以往练习一般要求20°,而且句末有as assigned)。

以下过程截图 – 起飞爬升期间

btw 一直第一人称飞的,要真学就得靠仪表,不能当成游戏玩;截图么,还是第三人称好看咯

完整阅读本篇»

美好莫过始终 | Accountability

2019-03-30 作者:

辉煌无非转瞬,美好莫过始终。

最近不少人谈论热门家庭剧集,剧情如何纠结而拖沓,到临了却秒变团圆;殊不知如若结局破碎,发人深省,又如何带起最后一波街巷辣评,让一众大妈摩拳擦掌声称要改写终章呢?

纵观荧幕,大多非小众故事,结尾常见三种:

  • happy ending合家欢,常见于家庭剧。如离婚律师、乡村爱情、唐顿庄园等。
  • 悲剧,常见于所谓史诗剧以及各种大制作,虽悲但一定要孕育希望。如角斗士、勇敢的心等。
  • 悬念留存。常见于科幻、魔幻大作。如各种alien以及witch/vampire类故事。

略跑题,话说The Walking Dead Game系列终于宣告完结。众多评论说,本以为Clem铁定走了Lee的老路而说服自己准备接受type II ending,奈何终结篇主角光环加成,一句“what you doing there, goofball?” 让吃瓜群众瞬间泪崩。

无喜无悲,心如止水,我看的多少有点跳戏;甚至完结后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4个season花了7年,一辈子有几个7年呢?其实年前在听到Telltale破产而震惊之余,我依稀觉得或许就那样结束(停在S4E2)并不算糟。

而如今的happy ending,窃以为happy不在剧情。2012年Telltale黄袍加身无非过眼烟云,“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正所谓故事总是惊人的相似。在7年之后,Skybound接手后还能给老玩家一个体面的完结,仅此一点,称得上美好。至于剧情中Clem为啥截个肢就继续微笑,Lee就得吃花生米,作为一个工作中靠逻辑吃饭的人,欣赏个剧情并不想纠结。

转一个评论 “I thought this day would never come. Goodbye telltale games. Maybe someday, you’ll return. ” –by Logan Malough

完整阅读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