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力!乳状积云+雷雨

2020-07-07 作者:

高考前日(2020-07-06)傍晚,迎来一场短时豪雨。
按父亲的话说,再干旱的年份,高考总要滴上几滴的,无他,老人言此乃龙王爷鼓励年轻人奋勇争先。何况今年本来雨水就足,这场不过1小时瓢泼大雨,算是给高考学子们示下的好兆头咯。

话说昨日晚霞长这样(小区群盗图):

让人不禁联想起《航空气象》书里的乳状积云的照片:

再看当时的首都机场METAR情况(按时间早→晚排列):

完整阅读本篇»

“五月天娃娃脸” 之METAR解读

2020-05-25 作者:

前两天叫人心醉神迷的“暗无天日摄影大赛”没有参加,但老话“五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算是领教了。最近天气确是不循常规,忽冷忽热,风来风停,急了还来个120秒的冰雹也是醉了。

最近花时间通读了一遍《航空气象中文版》,虽然不是所有内容都能很快理解,但气压、温度、气团、锋面、云层等基本逻辑是通了,感觉自己棒棒哒,夜观天象水平应可媲美田间老农了,有合适机会再翻书二刷吧。

上图感谢大宝给我写书名。

然后过一遍今天的大兴机场METAR和TAF。

METAR:

机场ZBAD,协调世界时(5月)25号09:00,北京时间17:00,风向050(东北风),风速4m/s,能见度10km+。

-SHRA算是小雨吧(lightly rain shower),疏云,云底高4000英尺,积雨云(Cumulonimbus)。

温度21℃,露点11℃,气压1009百帕。无其他重要气象信息。

完整阅读本篇»

FSX仪表等级到手

2020-05-07 作者:

废话后叙,先亮证书。

话说拿了simulator私照(PPL)之后,一直想把仪表等级考出来。从屡战屡败,到屡败屡战,扛不住去查攻略才知道,这个Instrument Rating Checkride不是一般人玩的。这个考法从FS2004至今,所谓成名已久。

首先,考试项众多,无论考了多久,考多少遍,一个不小心前边全废(这也就算了,毕竟前边PPL也是这么考);其次,过程检查参数多样化,光结果没问题不行,过程失误自然也是要挂的;再次,VOR进近、复飞、NDB导航这几个关键course没一个航向数值是对的;也就是说,如果完全按chart做,可以说每个点都会挂到怀疑人生,且颇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后,呃,算了不吐槽了,总之哥们过了。跟PPL不同,也让我略有缺憾的是,仪表这场是用AP过的,认真的话也算作弊;如果叫我纯手飞再过一次,也没问题,要有那么一天真飞,考仪表加注,咱绝不含糊,这辈子就没怕过考试 😛

总之,把美国小哥的同样用AP飞过的视频反复看了三遍,评论有说别指望手飞,AP能过都烧高香(检查点多,bug更多),还有说FSX仪表考试难过后边的商照和航线照……总之无论如何,等待航线(holding pattern)的部分练到可以说必过了。接下来KBFI的ILS进近中,又一个深坑,老说我程序转向(procedure turn)是错的,天可怜见让我找到另一个哥们叫Gordon Wood在2004年写的一份文档,从类似代码的角度厘清了每个检查点和阈值,又重考了2次算是彻底终结了这个无限循环。

最后贴两张进场charts,以及我做的笔记,结合前人经验,记下了多数的检查点和坑。

有兴趣可以参考下,看准备到什么程度才可以通过如此历史悠久(近二十年)的大妈坑爹考试。

完整阅读本篇»

无CG如何拍摄零重力效果

2020-05-04 作者:

前阵子看到一则视频,说去年的奥斯卡赢家《寄生虫》的大部分场景都是绿幕拍摄,包括整栋别墅,以及贫民窟里的大部分物件;叫人不得不感慨技术成熟的标志就是流水线一样的来料加工,昔日高高在上的CG产业,如今大量外包亚洲,成本低廉且效果可期,也不知靠《指环王》三部曲成名的维塔工作室,是否依然辉煌如昨。

近几天读到一篇公号文,讲的是F1红牛车队拍摄零重力进站宣传片的事,用的俄毛的零重力航空服务,机型是IL-76。让我略感意外但又觉情理之中的是,作为高(you)尚(qian)的F1赛车运动,确实不会为了成本选择绿幕拍摄,毕竟花钱事小,被人竖中指喊sissy就太不够爷们了。文章不长,航空知识却讲的深入人心,整个利用抛物线实现零重力的方式阐述的很清楚,主流客户群体介绍的有图有真相;至于90分钟4万元还要提前预约的价格,则让名为“呕吐彗星”的商业服务稍显高端。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十年经典FSX(微软模拟飞行)里的任务Vomit Comet —— 玩家化身NASA 37 “呕吐彗星”航班飞行员,驾驶Boeing 737带整仓学员参加零重力培训。借这个任务,我尝试复刻了一遍红牛宣传片的拍摄过程,让这个五一假期平添productive之感。

完整阅读本篇»

强风扬沙天气METAR信息

2020-03-18 作者:

今早号称8~9级风+扬沙,到点儿一试,诚不欺我。简单看下ZBAD(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METAR和TAF信息。

北京时间3月18号下午6点半ZBAD,偏北风(磁方位角330°)20米/秒,阵风26米/秒。按英制单位,风速到39 knots,阵风50 knots,属于一般机长不敢自称老司机的级别了;按我个外行的角度看,蟹行进场估计没疑问(风向330对应跑道35L/R应该也蟹不了多少?),关键应当随时准备面对各种strike(wing、tail)而TOGA吧。BLDU是应该是BLowing DUst,强风扬沙。能见度3200米,跑道RVR,其中35R、35L和11L都超出(Plus)2000米无变动;而这个01L能见度只有250米还是下降态势,就不太理解了……

至于TAF没啥特别的,唯一就是风速明显下降在UTC 1817也就是凌晨3点,依然够得上5级风,好吧,北京春天,习惯就好。

到首都机场ZBAA听一下塔台36L,一打开就听到这个对话:

“国航1804,证实复飞原因。”

“风切变,国航1804。”

为顶着疫情和大风双重压力严格控制飞安的飞行员点赞。

完整阅读本篇»

教科书式危机处置 TACA 110神机组

2020-03-03 作者:

TACA是1931年在萨尔瓦多共和国成立的一家小航司,曾为拥有一台锃光瓦亮的Boeing 737-300而无比骄傲。以至于在1988年5月24日,TACA 110航班遭遇严重冰雹时,飞行员首先考虑的是漆面损伤。

载有38名乘客和7名机组成员的飞机从伯利兹城起飞时,天气一片晴好。而飞临墨西哥湾上空时,当地多变的气候开始酝酿危险,机载气象雷达显示前方风暴肆虐,需要老司机展身手的时候到了。

介绍驾驶舱成员:

  • 机长,Carlos Dardano,家族第三代飞行员,13000+飞行时长,其中11000+作为机长。萨尔瓦多内战时,流弹让他失去一只眼睛,即使如此,哥们还是咬牙驾驶小飞机把乘客送到了20分钟航程外的大机场。
  • 大副,Dionisio Lopez,12000+飞行时长,与机长合作已久。
  • 折叠座,Arturo Soley,飞行教练,任务是抚摸本司刚到手的锃光瓦亮Boeing 737。
完整阅读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