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力!乳状积云+雷雨

2020-07-07 作者:

高考前日(2020-07-06)傍晚,迎来一场短时豪雨。
按父亲的话说,再干旱的年份,高考总要滴上几滴的,无他,老人言此乃龙王爷鼓励年轻人奋勇争先。何况今年本来雨水就足,这场不过1小时瓢泼大雨,算是给高考学子们示下的好兆头咯。

话说昨日晚霞长这样(小区群盗图):

让人不禁联想起《航空气象》书里的乳状积云的照片:

再看当时的首都机场METAR情况(按时间早→晚排列):

完整阅读本篇»

“五月天娃娃脸” 之METAR解读

2020-05-25 作者:

前两天叫人心醉神迷的“暗无天日摄影大赛”没有参加,但老话“五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算是领教了。最近天气确是不循常规,忽冷忽热,风来风停,急了还来个120秒的冰雹也是醉了。

最近花时间通读了一遍《航空气象中文版》,虽然不是所有内容都能很快理解,但气压、温度、气团、锋面、云层等基本逻辑是通了,感觉自己棒棒哒,夜观天象水平应可媲美田间老农了,有合适机会再翻书二刷吧。

上图感谢大宝给我写书名。

然后过一遍今天的大兴机场METAR和TAF。

METAR:

机场ZBAD,协调世界时(5月)25号09:00,北京时间17:00,风向050(东北风),风速4m/s,能见度10km+。

-SHRA算是小雨吧(lightly rain shower),疏云,云底高4000英尺,积雨云(Cumulonimbus)。

温度21℃,露点11℃,气压1009百帕。无其他重要气象信息。

完整阅读本篇»

强风扬沙天气METAR信息

2020-03-18 作者:

今早号称8~9级风+扬沙,到点儿一试,诚不欺我。简单看下ZBAD(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METAR和TAF信息。

北京时间3月18号下午6点半ZBAD,偏北风(磁方位角330°)20米/秒,阵风26米/秒。按英制单位,风速到39 knots,阵风50 knots,属于一般机长不敢自称老司机的级别了;按我个外行的角度看,蟹行进场估计没疑问(风向330对应跑道35L/R应该也蟹不了多少?),关键应当随时准备面对各种strike(wing、tail)而TOGA吧。BLDU是应该是BLowing DUst,强风扬沙。能见度3200米,跑道RVR,其中35R、35L和11L都超出(Plus)2000米无变动;而这个01L能见度只有250米还是下降态势,就不太理解了……

至于TAF没啥特别的,唯一就是风速明显下降在UTC 1817也就是凌晨3点,依然够得上5级风,好吧,北京春天,习惯就好。

到首都机场ZBAA听一下塔台36L,一打开就听到这个对话:

“国航1804,证实复飞原因。”

“风切变,国航1804。”

为顶着疫情和大风双重压力严格控制飞安的飞行员点赞。

完整阅读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