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雷骤雨 泥沙俱下

2021-04-16 作者:

午后3点多,见天色速暗,立收行装出去接娃,出楼门狂风大作,小伞秒翻,嗯,是嗨翻的。

脚下迅捷,未曾想起拍照,略悔,只好从群里盗个图。

看一下彼时ZBAA的METAR如下

可以明显看到,从下午3点出现FEW050TCU,TCU指的是Towering Cumulus,塔状积云,或者叫浓积云。

这玩意就是夏秋午后常见的那种速战速决的雷暴+强阵雨,偶尔也有冰雹。

当然遇到了也不用捉急,因为这玩意不咋持久,等一下自然拨云见日,运气好通常还能见到附送的绝美晚霞(yesterday excluded)。

然后3点半是-SHRA,轻度Rain showers;CB,Cumulonimbus就算一般的积雨云了。

4点则是-TSRA,雷暴+小雨还好;但阵风20 m/s,换算接近40节,这就不轻松了,难怪我的小伞说翻就翻。

4点半雨停,DU表示扬尘,接娃到家的我表示爽爽的。

完整阅读本篇»

迎新年之重庆礼“雾”

2020-12-28 作者:

周末早上,照例刷一下小破站动态,发现关注已久的一位航空博主贴了一张decoded METAR报如下:

相信不用敲黑板划重点,大家也看出问题了。这位博主刷手机的时间是08:03,但更新延迟的METAR给出的还是早上7点(UTC 23时)的信息;我就立即打开aviation weather查看ZUCK,METAR已经更新到早8点,而依旧亮眼的0000吸引了我 —— 主导能见度为“零”!

那么第一行解码后大致就是 –

重庆江北,早八点,风向050风速2 m/s,主导能见度0,20右跑道视程175米,20左跑道视程225米,21跑道视程175米,雾,垂直能见度100英尺(大致30米),温度5℃,露点4℃,气压1021百帕;估计在09:40主导能见度升至400米。

而这个能见度骤降的过程,看起来大致是从262100Z,也即重庆当地时间早5点开始的。

在接下来的1小时(至早6点),除了能见度急剧下降外,对雾的描述从BR(mist)变成了FG(fog);同时云量也从FEW(少云)直接改成VV006,由于对这种写法不熟悉,我展开aviation weather的decode功能,给我的答案是“indefinite ceiling with vertical visibility of 600 feet AGL”,意即“不确定的云底高,同时垂直能见度600英尺(大致183米)”。

打开FR24,在ZUCK周围随便点开俩航班,无一例外,都在“打毛线”。

DZ6215苦等命运垂青,万一天气像BECMG段里说的很快变好呢?HU7217应该是已经放弃,前往预设的备降机场中。

那么后来呢,他们路在何方?

完整阅读本篇»

对CA8187 (ZBAD-ZUCK)全程解读

2020-11-21 作者:

11月21日,北京第一场雪(南城是雨夹雪);跟娃约好的晨跑泡汤了,于是打开FR24,随便找个大兴出发的航班跟一下。

看着航班上了航路B215,其整体起飞的航迹比较符合大兴的SID RNAV RWY 35R,所以猜测是35R起飞吧。但在经过AD655直到PEGSO点的高度都超过了4700米,因此猜测是ATC提前取消高度限制?

【注】AIP航图来源 – sinofsx

然后就沿着B215过太原,经吕梁过黄河,航向不变W43过延安,转向南走W47,直至LOVRA点。这条航路从大兴去往西南方向基本是主干线路,大兴去成都也同样走这里。

说到黄河,航路途经吕梁上空时,如果天气晴好,乘客舷窗上可以用手机(注意使用飞行模式)很清晰的拍摄。

完整阅读本篇»

特技飞行 @ 陆家嘴开瓶器

2020-08-27 作者:

Aerobatic flight @ Shanghai World Financial Center & Oriental Pearl

标配的特技机型,名字Extra 330LT,那种操控感(响应、跟手)是真实的爽快淋漓;除了爽以外,更重要的一点,偏真实感。这种真实不单纯体现在爬高后的失速,一次性大bank时会听到类似拉钢缆的声音,90° bank后下坠,超G的报警,以及操控动作时打在风挡和仪表板上的光照变化……一切都真实到让人欲罢不能。

Go! Silver go!

完整阅读本篇»

强力!乳状积云+雷雨

2020-07-07 作者:

高考前日(2020-07-06)傍晚,迎来一场短时豪雨。
按父亲的话说,再干旱的年份,高考总要滴上几滴的,无他,老人言此乃龙王爷鼓励年轻人奋勇争先。何况今年本来雨水就足,这场不过1小时瓢泼大雨,算是给高考学子们示下的好兆头咯。

话说昨日晚霞长这样(小区群盗图):

让人不禁联想起《航空气象》书里的乳状积云的照片:

再看当时的首都机场METAR情况(按时间早→晚排列):

完整阅读本篇»

“五月天娃娃脸” 之METAR解读

2020-05-25 作者:

前两天叫人心醉神迷的“暗无天日摄影大赛”没有参加,但老话“五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算是领教了。最近天气确是不循常规,忽冷忽热,风来风停,急了还来个120秒的冰雹也是醉了。

最近花时间通读了一遍《航空气象中文版》,虽然不是所有内容都能很快理解,但气压、温度、气团、锋面、云层等基本逻辑是通了,感觉自己棒棒哒,夜观天象水平应可媲美田间老农了,有合适机会再翻书二刷吧。

上图感谢大宝给我写书名。

然后过一遍今天的大兴机场METAR和TAF。

METAR:

机场ZBAD,协调世界时(5月)25号09:00,北京时间17:00,风向050(东北风),风速4m/s,能见度10km+。

-SHRA算是小雨吧(lightly rain shower),疏云,云底高4000英尺,积雨云(Cumulonimbus)。

温度21℃,露点11℃,气压1009百帕。无其他重要气象信息。

完整阅读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