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东航迫吾行高铁,贯秦岭奋笔书耳恙

2021-07-13 作者:

7日MU6601晚点3小时,导致全家老少到酒店已经是凌晨4点,作为技术从业者,咱认同天气是不可抗力,忍了;结果11日回程MU6642再次以天气(传说中的北方暴雨)为由在凌晨2点取消并由携程电话轰炸,把5岁孩子吵醒不说,好歹提醒我来个惊魂2小时,在天亮前订上西安中转高铁。

结果第二天同方向航班,早班午班都正常起飞,延误的都没几个(且是前序问题)… 让我真心看透了东航的恶劣本质,至今贵司自己连个电话都没。

我要告诉你们南城群众是入夜(刚过夏至没几天吧?)才见到雨点,你这地咋洗?航路天气贵司手里的信息,总比我一介围观群众手里的Windy App免费版准确吧?

打算推诿机械故障?

拜托,11日1:50am才拐进ZBAD 11L跑道左侧机坪,2:07am我就收到携程的取消通知,除非最后一趟航程有风险汇报,抑或机组执勤时间问题… 理由都给你找好了,来洗吧。

在西成高铁(成都 – 西安方向),全家安顿后,本想写篇长文,带FR24和航旅纵横截图(有关那台A330 注册号B-6642),夹叙夹议给东航来一番血泪控诉… 彼时高铁行经秦岭地区隧道,突然我感受到明显耳朵胀痛。

打开导航想了解自己位置,无奈隧道太长,GPS无法收星定位。

截图很晚,因为最终离开密集的隧道区。

在隧道里晃悠时,耳朵有明显胀痛感,比飞机升/降阶段强烈不少。于是打开手表测气压,同时GPS经纬度和GPS高度因收星困难无法显示。

没关系,我们可以根据气压计算高度。

完整阅读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