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东航迫吾行高铁,贯秦岭奋笔书耳恙

2021-07-13 作者:

7日MU6601晚点3小时,导致全家老少到酒店已经是凌晨4点,作为技术从业者,咱认同天气是不可抗力,忍了;结果11日回程MU6642再次以天气(传说中的北方暴雨)为由在凌晨2点取消并由携程电话轰炸,把5岁孩子吵醒不说,好歹提醒我来个惊魂2小时,在天亮前订上西安中转高铁。

结果第二天同方向航班,早班午班都正常起飞,延误的都没几个(且是前序问题)… 让我真心看透了东航的恶劣本质,至今贵司自己连个电话都没。

我要告诉你们南城群众是入夜(刚过夏至没几天吧?)才见到雨点,你这地咋洗?航路天气贵司手里的信息,总比我一介围观群众手里的Windy App免费版准确吧?

打算推诿机械故障?

拜托,11日1:50am才拐进ZBAD 11L跑道左侧机坪,2:07am我就收到携程的取消通知,除非最后一趟航程有风险汇报,抑或机组执勤时间问题… 理由都给你找好了,来洗吧。

在西成高铁(成都 – 西安方向),全家安顿后,本想写篇长文,带FR24和航旅纵横截图(有关那台A330 注册号B-6642),夹叙夹议给东航来一番血泪控诉… 彼时高铁行经秦岭地区隧道,突然我感受到明显耳朵胀痛。

打开导航想了解自己位置,无奈隧道太长,GPS无法收星定位。

截图很晚,因为最终离开密集的隧道区。

在隧道里晃悠时,耳朵有明显胀痛感,比飞机升/降阶段强烈不少。于是打开手表测气压,同时GPS经纬度和GPS高度因收星困难无法显示。

没关系,我们可以根据气压计算高度。

完整阅读本篇»

如何用一张照片推测距离(高度)

2021-04-22 作者:

一早送娃上学回家,常去的论坛看到这么一个帖子。嗯,好玩!我要试试。


然后原图是这样的,回帖里头已经有人提到了EXIF信息说手机iPhone 6S,焦距4mm。

那我也得看看EXIF,浏览器带插件的话,可以直接显示,不带的话,下载后用Win和MacOS都很容易查看。

首先,照片拍摄时间 2020-08-08 09:13:19,白云机场当天当时天气:

完整阅读本篇»

狂雷骤雨 泥沙俱下

2021-04-16 作者:

午后3点多,见天色速暗,立收行装出去接娃,出楼门狂风大作,小伞秒翻,嗯,是嗨翻的。

脚下迅捷,未曾想起拍照,略悔,只好从群里盗个图。

看一下彼时ZBAA的METAR如下

可以明显看到,从下午3点出现FEW050TCU,TCU指的是Towering Cumulus,塔状积云,或者叫浓积云。

这玩意就是夏秋午后常见的那种速战速决的雷暴+强阵雨,偶尔也有冰雹。

当然遇到了也不用捉急,因为这玩意不咋持久,等一下自然拨云见日,运气好通常还能见到附送的绝美晚霞(yesterday excluded)。

然后3点半是-SHRA,轻度Rain showers;CB,Cumulonimbus就算一般的积雨云了。

4点则是-TSRA,雷暴+小雨还好;但阵风20 m/s,换算接近40节,这就不轻松了,难怪我的小伞说翻就翻。

4点半雨停,DU表示扬尘,接娃到家的我表示爽爽的。

完整阅读本篇»

Acme.sh全自动获取SSL通配符证书

2021-03-01 作者:

Here I’m gonna show you a quick how-to on obtaining a wildcard SSL cert from Let’s Encrypt with the “pure shell written” acme.sh, which is simple, light-weight and far beyond flexible.

And you may already aware that I’ve an earlier post on doing this with another tool called certbot-auto, well, unfortuantely it’s… kinda still working… but having no support or further update anymore. As for the “official successor” of the certbot-auto? It seems the official guys have decided to walk step and step closer into the mire, with that good-looking but evil-inside snapd… oh, don’t even say that word again. It’s weird enough – I saw nothing around Canonical brand on sponsors list from homepage of Let’s Encrypt. That’s another topic anyway, a wildcard SSL cert for free is still worth my sincere appreciation in this case.

今天简单聊下如何使用acme.sh来获取通配符证书,纯shell工具比之前聊过的certbot-auto更为简单、轻量且灵活。此外不幸的是,半年不见certbot已然走上邪路,奇怪的是Let’s Encrypt首页赞助商清单里并未发现Canonical在列,让我倍感意外。

废话少叙,先装为敬。

安装过程中会自动创建cronjob,如果不想自动创建,安装时要加个参数,也可以手动把cronjob删掉(则证书不会自动展期)。

此时把阿里云key和secret填入环境变量(建议使用RAM账户,风险最小化)。

然后一句话申请wildcard(通配符)证书。

完整阅读本篇»

迎新年之重庆礼“雾”

2020-12-28 作者:

周末早上,照例刷一下小破站动态,发现关注已久的一位航空博主贴了一张decoded METAR报如下:

相信不用敲黑板划重点,大家也看出问题了。这位博主刷手机的时间是08:03,但更新延迟的METAR给出的还是早上7点(UTC 23时)的信息;我就立即打开aviation weather查看ZUCK,METAR已经更新到早8点,而依旧亮眼的0000吸引了我 —— 主导能见度为“零”!

那么第一行解码后大致就是 –

重庆江北,早八点,风向050风速2 m/s,主导能见度0,20右跑道视程175米,20左跑道视程225米,21跑道视程175米,雾,垂直能见度100英尺(大致30米),温度5℃,露点4℃,气压1021百帕;估计在09:40主导能见度升至400米。

而这个能见度骤降的过程,看起来大致是从262100Z,也即重庆当地时间早5点开始的。

在接下来的1小时(至早6点),除了能见度急剧下降外,对雾的描述从BR(mist)变成了FG(fog);同时云量也从FEW(少云)直接改成VV006,由于对这种写法不熟悉,我展开aviation weather的decode功能,给我的答案是“indefinite ceiling with vertical visibility of 600 feet AGL”,意即“不确定的云底高,同时垂直能见度600英尺(大致183米)”。

打开FR24,在ZUCK周围随便点开俩航班,无一例外,都在“打毛线”。

DZ6215苦等命运垂青,万一天气像BECMG段里说的很快变好呢?HU7217应该是已经放弃,前往预设的备降机场中。

那么后来呢,他们路在何方?

完整阅读本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