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乱撞·奈良 | Deer of Nara

2015-07-31 作者:

奈良是个只呆了半天的地方。诚然,这个说法欠准确,因为但凡是木有住过这座小城的人都知道,在奈良公园这片祥和之地,所谓“呆”能且仅能替换为“暴走”。因此,奈良是个让我和Vivian暴走了半天的…绝美的地方。

大阪乘地铁过来,Kintetsu Nara Line只消7站即到。出了地铁就有导览中心,要一份中文地图,拿在手上颇有一份安心之感(然并卵,俺有万能神器Google地图)。

地图要拿好,因为走不出一公里就开始满街跑小鹿,然后小鹿会冲到你身边,然后小鹿有一定几率暴走,然后小鹿吃掉你的地图……

自然,Fisherworks也拍下了一位同为国人,带娃去奈良的女士,手中地图不幸被小鹿全歼的场面。由于拍的不甚文雅,然则场面颇为激烈,作为自诩砖家的Fisherworks而言,就依例不贴于此了。

IMG_6681.jpg

 

小鹿为什么这么饿?作为动植物双盲的Fisherworks,this question equals to“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答案自然是不得而知。当街售卖的鹿仙贝则是极好的,150円(合7块5)一包,量还不少,相比帝都大兴野生动物园的胡萝卜和白菜,是不是颇有良心价的赶脚?

依据3分钟之前的知识储备,显而易见,手持鹿仙贝の下场,比高举地图,有且仅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是Vivian手中的一包鹿仙贝,分分钟被“哄抢”,直到腰部不幸中了“一口”,是的,你没看错,不是咬的也是顶的,总之结果是……青了。

五千年华夏文明,经常遇到一些智者教育我们,心静则世界静。奈良则不然,心静然并卵——唯手中空空如也,整个Nara则速成绝美の天堂。

IMG_6724.jpg

 

春日大社,药师寺,兴福寺,东大寺,不动明堂……方圆几公里之内,太多景色,太多美不胜收之地,所需要的——仅仅是暴走。当然,图上那个“近铁奈良站 1.8km”也不是虚的,东大寺溜完收工之时,言谈之间莫要提及什么不胜脚力,这1.8km是万万不会为你缩短哪怕1光年的……除非,你像Vivian那么聪明,在Google地图仅有的一次不给力时,仅凭站牌窜上一辆公交车。

IMG_6735.jpg

IMG_6745.jpg

IMG_6733.jpg

 

京都两日,寺庙浏览了不下十处。Fisherworks不像朋友陈一,对古建,尤其是那些雕梁画栋,有着深刻的爱好,于是奈良的寺院未能留下太多印象。而对此地的热爱,自然留存在树影斑驳的寂寥之中,安居林中的小鹿们身上。

奈良之美,即使苏杭亦不能比。道理不要太简单——过度商业化(请注意“过度”二字),和那种幽静带给游人的平和舒心,永远是一对儿矛盾体,是严格互斥的,本质对立的。

话说这几天的早饭,经常在公司楼下的sushi handroll里吃,老板是个穿着粉色工作衫的老大姐。即便只是两根油条一碗粥,老大姐一向是“谢谢光临”,还有“吃好了?您慢走”——一直让我想起京都拉面店的那位同样着粉色T恤,同样笑容可掬的老板娘。

商业社会靠的是争抢,练就的是虎狼之师;而生活,多一勺客气,来一碗恭敬,无论如何都会更好吧。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链接: 小鹿乱撞·奈良 | Deer of Nara(注:本站图像可单击浏览大图)

    分享到:

最近文章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